您现在的位置:

倒置地貌 >

我的朋友与“法轮功”_3000字

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“法轮功”这个组织,大家应该听过,他们在2000年~2001年中的活动非常活跃,我也听闻了,学校还开展了宣传教育活动,国家有关部门也进入了积极打击非法的“法轮功”顽固分子的阶段,因为顽固分子实在太猖狂了,害了很多生命,我们不得不采取有效的措施。

  在过后的几年里,我再也听不到有关“法轮功”的任何消息,是否已经打垮了呢?是否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呢?然而,有一个人无意中给了我答案——不!

  2003年秋,我上了初三,我的朋友——锋,也即便上了初一,由于同校,我们见面的机会多了,一起玩的时间也自然多了,我们打那以后(他回家读书后),再一次重聚了,情谊也更加深厚了,已到了无人无物能分的阶段了,可在第一学期结束会的那一天,我去了他家。他悄悄地把我拉进他的房间,把一些纸以及一本书传递给我,即便传递了一个信息给我……

  “啊!”我惊叫了一声,“你是从哪里弄来的,你……”

  “不要叫嘛,被我家人听见就麻烦了,他们可能也要把我的定西抢去的,到时候麻烦就大了,我的麻烦就大了!”

  “哦,知道了!喂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是怎样弄来的,是买的?还是……”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手中的东西是真的,不愿相信锋居然……可事实摆在眼前,我不敢再想了。

  “我不是买的,这本书是借村里人的,我不敢给你,只能给你看一看,不能拿回去,实在对不起,这些宣传纸是捡的——村里到处都有捡,是弟子扔的,因为他们不敢大方地拿出来卖,又出于好心,唯有扔,你可以拿去慢慢看。”他小心地笑着说。经他这么一说,我马上拿出来目睹了一下,我可不想拿回去。

  噢,是了,说了半天,我还没有说那些东西是什么,现在就让我边看边告诉你们吧。

癫痫都有哪些表现

  “哗,还有头条啊,真他妈会做,居然有这么多张!小心宣死你们。”我拿着宣传纸感叹了一声,幸亏锋没有什么大反应,要不,好戏又要上演了……

  好了,废话少扯,还是名归正转吧,头条是告知幸运者,大体的内容是说:一位老人得了一种病,在医院花了很多钱,钱只剩下一点点了,对生活也开始绝望了,可在不经意中,他得到了高人的指点,真心实意地忠法和学法,最后分文不用病就好了。后面还写着大法弟子宣。

  “哗,真有此事吗?锋,你相信啊!我可不信,世间哪有不花钱就能治好病且恶病的,况且是医院都拿它没办法的病也只能看奇迹,她妈真会瞎扯,居然有这样的奇迹,这明显就是一场骗局,这……”“这什么啊,你不相信啊,我可百分百相信,再说也有那么多人相信,有那么多人学,你也不相信,也太令我失望了。”锋惊奇地打断了我的思路和话语。我还真想奖一巴掌给他,可我做不到……

  朋友,你相信?我想你们也和我一样的。现在我看了,想了,差点笑破肚皮,你们的反应应该比我更加强烈吧!

  哗,朋友,不得了了,下面还有更离谱的呢:公安、民警捉了法轮弟子,还用尽所有的刑毒害他们,害得他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  哗。哗这简直太离谱了,他们这些大法弟子简直是……哎,真是难以形容。

  “锋,你看了,有何感想啊?”“噢,这个嘛,我想这是千真万确的事。不单是这些宣传纸,还有碟子,我在别人家看过了,放的是大法弟子上京请愿时,被焚烧了,弟子们不怕,还是请愿了。你知道我为什么相信吗?假如弟子们自己烧的,人们没有那么快找来灭火器,我想是民警一手策划的,预先准备灭火器,准备人员扮弟子,又找人来拍,在新闻台里播放。这样,那些看新闻的人就自然而然地相信了弟子的做法是错误的,公安是正确的。这样,那些所谓的警察不就有机会和更多借口去图杀那些大法弟子,还有,他们播放的大法弟子的打坐和我们的不同,这显然是骗局,我们有机会揭发他们残暴的阴谋,去拯救无辜的人们。”

  “哗,你说这么多不口干啊且那么流利,到底武汉专治儿童癫痫的医院说了多少遍这种话,快从实招来,平时我可听不到你说话这么好听。”

  “噢,是真的吗?”,他陷入了沉思。

  我又是一阵冷笑,一阵颤抖,第一次以一种陌生的眼光注视着锋,我也进入了沉思……

  朋友,这一点还不止啊!现在我手里捧着的是一本书了,请听我简单介绍吧。

  书的封面印着法轮功三个大字,它的上面还有一行字(你们发挥想象吧),封面还有李洪志的免冠照片,还印着李洪志着。

  哗,多像一本正版的书啊,只可惜的是它是非法的,不科学的且反科学的一本损书。

  书慢慢地被我翻开,锋指着目录说:“我指点一下,你翻开好的看。”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”我怀着气愤的心情马上开工了。“悟”,一个字在目录中显现在我的眼前,也大大地吸引了我。我急忙翻开了——

  朋友,你们知道是什么内容吗?想象得到吗?内容主要是论述了真善忍三大关系以及对人的影响,还有这……。看到这,我得到了启发——一些做人的道理,我入迷了,被真善忍迷住了。

  日后,我在自己的书本里和书桌上悄悄地写上了这三个有意义的字。我被“法轮功”的一些地方吸引了。

  可幸的是“法轮功”弟子的种种诱惑没有完全把我的精神腐朽,让我有了翻身的机会,而且很快的,这也许是因为我的成长程度已经太深了,对事物的分辨能力太强了,最终才取得应有的成功。

  我的出门,让我意识到了锋的危机,意识到了“法轮功”要害。于是下定决心去帮他,让他也走出这道门,让他看到世界光明之路。

  帮助锋,首先要找出他为何选择这条路,然后再寻他走的时间多长了,思想到底陷到了什么程度,他的辨别能力到底强不强,最后对症下药。

  于是再次进入沉思。我很快地想到了:锋那时的生活状况——过着非现代人的生活,被家人欺凌,大法弟子所谓宗旨是教这些被欺凌的人等怎样去面对生活。而他采取的面对方式就是忍——什么都忍着家人或别人,这正符合“法轮功”中所谓的湖北市癫痫病医院哪几家真善忍中的忍。我想这就是锋为何走“法轮功”的原因且应该也是他相信它没有错的原因吧!

  “锋,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法轮功的?”“嗯,正式学的时间是在初一,我很早就看了,那时才学,我真后悔。”他很爽快地回答我。“啊!”初一才学,那只不过是几个月,但看了很久,这个……,我想应该还可以解决的。

  昔日,我们每天都在学校相聚20分钟左右,我们彼此相互交谈,倾诉心事。

  “如果你学法的话,千万不能祭祖、不能赌博。这我也做到了。现在有一个大消息告诉你,也就是80天后,法政人间到来了,到时候,那些压迫弟子们的人,不相信‘法轮功’的人,或半信半疑的人全部都要受到应有的惩罚,特别是魔头——江泽民,他必定上断头台。你不能再疑神疑鬼了,没什么时间了,再说我们这么好,我不会害你的,我怎会损我们的情谊,这也是‘法轮功’所不允许的。”锋高兴地说着。“喂,什么法政人间啊,你是不是吃错药了,乱说一通,小心雷公!”“哦,你不说,我还真忘了一点,它哪敢劈我,我是大法弟子,它是法政人间用来处置人们的,哪是什么自然现象啊,还有那些风、雨等全都不是自然想象……”“喂,你怎么越来越不像你了,说这样的话,不是自然现象,难道是你发明的啊,哎,都是他们惹的祸!”“什么叫他们惹的祸,本来就是嘛,还用得着他们教我,这样怎么配做大法弟子呢!再说也有60多个国家都在学,都称为正法,难道还不是明证吗?你再这样下去,我可救不了你!”“哗,你,你……再这样下去,我才救不了你呢!你这混蛋,你对得起那些疼爱你的人吗?对得起你的姑婆吗?”“对得起!”……

  有一次,我班有一个同学得了重病,锋居然知道,也写信叫他学“法轮功”,幸亏他不受这招。

  80天很快地过去了,人间没有反应,我捉住了时机开导了他;“什么法政人间,现在不是正常吗?你快醒一醒吧……”“唉,也真是的,不过不是李洪志说的不算!”“你到底有完没完啊,何时才肯罢休啊?”“魔头被斩头才完!”

  唉,真是的,越听,越说,心里越冒火气。

  癫痫病发病的原因有几种啊经过多次的相聚,我真正意识到了锋陷得太深了,处境一日不如一日,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差了,此时我更加不安了,再说我本身已经被中考这东西搞得快跨了,再加上这个,我更加……不行,我不能再这样下去,这样不但救不了他,自己反而也赔了进去。

  于是又一阵沉思,赶紧想一个万全之策,要不就晚了。

  有了,灵机一动——告诉他的姑婆,就是养大锋且最疼爱他的人。现在到了这个地步,我应该怎样说?首先告诉了我的朋友,她们给了我信心,让我得到了一种使命感,勇气来了就告诉我妈,让她转告锋的姑婆,最终大家一起想办法去帮他。

  大家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开导,告诉他一些人在学“法轮功”后的后果,例如我村的三个练法的人,一个死了,一个疯了,一个残疾了,这些事实为我们的工作有了很大帮助,他不能不相信——起初他不信,我们就把他拉到那两个人面前对质,还是不信,再拉到另一个人的家里,甚至拉到他的墓前等。“你清醒了没有?”“哦,还没有……,嘿,不过是前些天,现在终于有了。”他的回答,大家都非常惊讶且兴奋。在我看来,这远不是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民警也两次加入了我们的行动中:第一次是经锋的父亲告状,把他捉去派出所里教育了一下,让他感到了朝阳的一夕,第二次是经屡教不改,最终把他的所有有关“法轮功”资料没收,让他感到民警所谓的“毒刑”,让他慢慢淡忘记忆中的东西。

  经过半年的奔波,皇天终是不负有心人,锋终于被我们打动了,救醒了,终于走出了大门,我们又是从哪方面看出来的呢?——他的言行举止和我们没差别了,最主要是体现在他祭拜先祖。

  人海茫茫,我们把这位受欺凌的人从“法轮功”中真正地拉了出来,我们非常兴奋。昔日,我们我们也将努力去拯救其他人且尽快地行动。因为大法弟子最近的活动又猖狂了——去年他们在搞乱卫星系统等,朋友,尽快地加入我们的队伍吧!我们永远欢迎和期待你的加入,一起拯救那些无辜的人们吧!

  (写于2005年1月6日)

高一:沉真

© zw.sximj.com  顺昌逆亡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