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惑星世纪 >

一路行来一路歌之甘南风情_散文

  从旅游的角度讲,“秀美、神秘、奇特”,当是甘南风景最恰当的概括。秀美,美在她温婉圣洁的山水,和丰茂无垠的草原;神秘,神秘在那里的人文景观蕴含的奥秘,那奥秘让人欲思不解欲罢不能;奇特,奇特在甘南州的气象万物变化无常和精彩纷呈。也正是这美、神、奇,才让人感到无比的爽心悦目和遐想翩翩,我想,这才是旅游的最佳境界,难道不是么?

  带着一份不解的神秘感离开拉卜楞寺,租车前往郎木寺,途中第一个景点,是夏河县境内的桑科草原。

  据传,桑科草原是格萨尔王烟祭铸神、赛马称王的地方。藏语中“烟祭”为桑火,即烟祭煨桑的地方,故而称为桑科。

  桑科草原为高山草甸(半湿半旱)草原,四周群山逶迤林葱木秀,中间是起伏舒卷广袤无垠的大草原,大夏河由南向北蜿蜒在草甸中,平均海拔3000米。

  桑科草原是藏族人民的天然牧场,这里水草丰茂风景优雅空气清香。旅行车载着我们,徐徐缓缓地徜徉在满目苍郁的草原上,推开车窗看蓝天、看白云、看明亮透彻的阳光,看散漫在草滩里的牛群和羊群,我们的心情亦如蓝天里飘动的白云,在绿草茵茵的草原上荡漾。不时地,一大片繁星闪烁的小黄花灿烂在缓坡中,过一会,一大片炽烈如炬的小红花,燃情在形若浪涌的坡塬里,再一会儿,一大片晶莹剔透的小百花怒放在夏河两岸……七月的甘南草原,处处都是绿色的海洋,又处处都会给人以惊喜。一个又一个忽现的美景,车内便爆发出一遍又一遍的欢呼与惊叹。激动地的情绪感染着司机,于是车速愈加地放慢了速度,并在花儿特别艳丽的草滩边停下,让我们赤足在草滩里、花海里尽情地拍照、尽情地玩耍和嬉闹。美女们戏谑我说:

  “靖哥哥,你咋就想到租车而不是班车呢,我爱你,爱死你,下次出门旅游,没有靖哥哥领队就不美气了。”

  话虽嬉皮、玩笑,但道理确实。草原不是草坪,旅游不是赶路,好看的景色都在路上,再说了,按座位算,现在的租车价只比同线路程的班车价上浮最多不过20%,而服务态度和质量,却是班车的一百倍,甚至一千倍一万倍,完全和自驾游没什么两样,更主要的是,当地司机熟悉当地情况,有了奇特的景致,司机自然会提醒,发生突发情况时,当地人自然好处置,这就是我坚持走长途坐火车,走短途租旅行车的理由了。

如何控制腹痛型癫痫

  草原上的国道均为双向四车道,路虽不宽阔,但车辆却不多,走进平坦的草坝子时,司机说,接下来的几十公里全是一样的草滩,问我们要不要下车去草滩里拍照?我们觉得已经拍了不少的草原风景了,就说不去了,于是,司机摘档、换挡,一脚油门放开了速度,我们的心也随疾驰的车轮,在葱绿的旷野里飞奔起来。

  当我们翻过一座缓坡草原后,忽见前方一幕疏朗的云雾向我们逼来,待走近了,原来那幕云雾却是雨幕。司机放缓速度对我们说:“再往前面走,一会儿就会见到彩虹了。”

  我说:“咿,你怎么就能断定?”

  “当然知道,在这个季节里,草原上的雨说来就来,说住就住,像小孩也像少女,喜怒无常颦然多情呢。”

  没想到我们的司机还是个幽默之人,幽默话语让车内气氛更加地活跃了。男人说:见到白帐篷时请你一定停下来。女人也说:见到白帐篷,一定把他丢在那里。好在藏族司机毕竟是出租车司机,玩笑话也不当真,反而还“认真地”说:

  “那好啊,藏族女人就是想找一个汉族人作老公呢,要不我给你们介绍几个,你们挑选?”

  于是,男人们不敢接茬了,女人们反而来劲了,起哄。

  司机说:白帐篷的习俗已逐渐在藏族风俗中淡化了,有些地方基本不时兴白帐篷了,白帐篷的故事已经演绎成另外一种故事了。

  “哪样的故事,给我们说说?”

  司机想了想,说:“和你们汉人差不多吧,不过还是白帐篷的故事美,有背景、有思想、有浪漫的情调。现代人的恋爱很随意、很直接、很势利、很神速,已经没有美丽的过程可言了。”

  司机的话竟然让我们对他肃然起敬,也让我们默然在短暂的思想之中。

  不知不觉,我们已进入甘南州碌曲县境内。碌曲和甘南州其它任何一个地方一样,“集结地”很方便。这次甘南行虽然只计划宿住夏河、郎木寺和若尔盖三个结点,并就近周边游以外,没计划再行其它更远的地方,但是,由夏河去往郎木寺途中的尕海湖,是一定要顺道看看的。

  我这里之所把“旅游目的地”说成“集结地”,因为旅游甘南州没有“目的地”可言,行走在甘南藏族自治州7县1市的任何一个地方,都可以是“目的地”,任何一个“目的地”,都会给你带来留恋忘返的美景,所以,只要有地方能吃上饭、睡上觉,湖北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那里好便都是“旅游目的地”,也可称之为“目的地旅游”。沿213国道两边的草滩里,随处可见的简易帐篷和活动板房,就是对甘南“旅游目的地”最好的诠释。

  甘南藏族自治州,就是“旅游目的地”。

  美景在途中,途中皆美景。到达尕海湖时,雨已经停息,一片明亮的水域映入眼帘。放眼望去,尕海湖如一片椭圆形的树叶,飘落在绿草茵茵的草滩中央。

  山为骨,水为魂。再雄峻的高山或险峰,如若没了水的映衬,雄峻便没了风骨;而再婉约的湖水,如若没有山的雄踞,婉约也会失去妩媚的风韵。尕海湖就是这样的湖。

  远眺,群山环抱山峰入云端,近看,倾斜环湖的草地延展至群山山脚,镶嵌在牧草葳蕤山峦叠嶂中的尕海湖,如一面明亮的镜子,倒映着如井深邃的蓝天、和蓝天里裙裾飘飘的白云。

  我们沿湖边湿地中一条橘色逶迤的木栅栏栈道,曲折向前,柔柔的凉风带着花香和草香扑面而来,湖面漪涟荡漾。黑羽白腹的水鸟于湖边起起落落,一起一落间舒展着轻盈优美的身姿,红色尖嘴鸥悠然于水边的浅草中,并不时地将长嘴伸进草丛间觅着食物。偶尔,一群群野鸭会从头顶“呼呼”飞过,于极远处的水面犁出几道银色的水波浪花。一牧羊女正挥动着手中的长鞭,驱赶着企图越过环湖公路的牦牛群,脑后飘动的红头巾,似蓝天里一抹飞舞的红霞。草原深处,几座牧民帐房正冒着袅袅炊烟,一幅怡然心尖的田园美景,令人心旷神怡。此时,只恨没有一部高档相机,将这如画般的美景永远定格。

  据湖边告示碑得知,尕海湖为甘南第一大淡水湖,距青海湖东北3公里,湖水面积48平方公里,海拔高程3200米。青藏铁路和公路由此通过,是青藏

  高原东部重要的一块湿地,甘南州一颗璀璨的明珠。

  藏族同胞给尕海湖取了一个贴切的名字“措宁”,意思是“牦牛走来走去的的地方。”然而,据司机介绍,尕海湖曾为一座干湖。司机讲,尕海湖原本和青海湖连为一个整体,由于受青海湖水不断地蒸发和水位下降地壳隆起,尕海湖与青海湖母体分离,但水依然是咸水,那时人们饮水,得在湖边刨出一个沙坑,待坑里浸聚了水,这水便可饮用了。后来,两条大鱼在湖中出现,一条红色一条蓝色,两条大鱼不是在湖水里游动,而是在水里打滚,把湖水一层层推向湖岸,那情形惊心动魄,蔚然而惨烈,后来湖水就慢慢干枯了,湖区再也不长牧草了,成为风沙肆掠没有儿童良性癫痫如何治愈生灵的一块死地。

  “那后来呢?”

  我们急迫地想知道,怎么又变成如今碧波万顷的淡水湖?于是问司机,司机说:记得是上个世纪末,一场拯救尕海的行动悄然展开,国家投巨资筑坝引来忠曲河水,同时采取围栏育草和禁牧等措施,不久,尕海湖水逐步增加,到了2006年,尕海湖周边原来已经干枯泉眼碧水涌出,水域面积也较以前增加了好几倍,成为现今我们看到的淡水湖。

  “那两条大鱼喃?”

  “两条大鱼早在湖水干枯前就死掉了。”

  “有多大,好吃不?”

  司机脸色突变,没有回答,我们忽感惶惑,不知道哪句话触犯了藏民同胞的忌讳,只有默默观景。为了打破僵局,我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司机说:“在路边休息一下吧,这么好的风景,让我们去湖边再拍几张景留作纪念?”

  水接了,但依然不搭腔,倒是在一段宽敞的路边停下了车,叫我们去拍照,时间限定15分钟。

  我们拍完照,返回车上时,司机的情绪已有了些暖色。我们再次前行,当绕湖三分之一路程时,见湖畔景色大体相近,便征询司机原路返回怎样?司机爽快答应,我想一方面是减少了路程也减少了燃油,再且刚才的不高兴也已经过去了,出租车司机总会遇到如我们一样,一不小心触犯了他们的某种忌讳,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,要不怎么能从事出租车经营呢。

  果然,行了一段路程之后,司机说:

  “我们是不吃鱼的,藏民有水葬的习俗,鱼是我们祖先的化身,吃鱼等于是吃祖先的肉身,我们之所以把高原上的湖称为圣湖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如若在湖中洗澡或捕食湖中的鱼,是对圣湖的不尊敬,你们刚才问到的那两条鱼,后来据专家鉴定,其身体里藏有大量的寄生虫和虫卵,所以才在湖水里翻卷打滚,这样的鱼,当然更是不能吃的了。”

  “呃,原来是这样的啊,真是对不起、对不起,请你原谅我们的不知。”

  “这倒没关系,不过与藏民交往千万不要提吃鱼的话题,若遇到蛮横一点的藏民,会跟你急的。”

  “好、好,一定记住一定记住。”

  忽然,远方一顶白帐篷映入眼帘,帐篷侧后,一架彩虹凌空而起,一头伸入缓斜的山脚,一头扎进尕海湖里。车上所有人立刻兴奋起来,不知是因为那顶白帐篷呢,还是因为那架癫痫最好的医院彩虹,也许兼而有之?

  碧蓝的天空下,草原上那顶白帐篷,如那架飞越南北的彩虹一样的耀眼,一样的美丽。帐篷不大但很漂亮,棚顶和棚肋处以及棚沿、蓬门四边等,均为滚动的蓝色饰条,棚前一条形若藏獒的狗,威风凛凛地坐在那里,也许那是一条牧羊犬,它是在等候刚才那位挥动马鞭驱赶牛羊的卓玛么?

  距白帐篷约2、3里地的另一处塬上,一顶更大的灰色帐篷泰然地杵在那里,棚顶斜面一烟囱冒着炊烟,也许那顶有炊烟的灰色帐篷,是白帐篷的生命起源吧,不过两顶帐篷距我们都有些遥远,我们不能去探访究竟,也不敢贸然去探访究竟,还是把白帐篷的故事,留在心里去想象吧。把美好的事物,放在各自的心里去慢慢感觉,那才是更美好的事情。

  在我们即将游完尕海湖,再次进入主干道时,侧后方那架跨度3千余米的彩虹下面,忽然又出现一架跨度略小的彩虹。一上一下一大一小两架彩虹在同一处出现,这在我的记忆里,还从未见到过,司机说:“这种奇景并不奇怪,我们跑车人就经常遇到这样的景象,因为草原上的气象变化很平常、也无常,有时分明是大好的晴天,一团乌云忽然飘过来,马上就大雨倾盆了,一会儿功夫又会晴空万里,有时这边山塬在下雨,而那面山塬却是晴天,更有那大晴天里下彩虹雨的奇观异景出现呢。”

  “呃,那又是一种什么样奇景呢。”

  司机说:“一团灰白的云彩飘过,带来豆大的雨点往下砸,而太阳光速穿过飞奔的云隙照射大地,此时看天,清晰的雨点像珍珠一样,晶莹剔透的往下落,这样的气象,又最易出现彩虹,而且还会是多处同时出现,其景象甚是壮美。”

  可以想象,这样的珍珠彩虹雨,的确是草原上的一大奇观异景,只不过这样的奇景可遇不可求,再说了,这样的珍珠彩虹雨,也许只有称得上是“香巴拉”的地域,才有可能出现的奇景了。

  一路美景,一路欢歌,不知不觉间到了郎木寺镇。

  刚刚经过一场暴雨,古朴、温馨、干净的郎木寺镇,沐浴在一派金色的阳光里,身着五颜六色的游人们,进出于琳琅满目的各个商店,节日般的欢愉场面,与临街肃穆的达仓郎木格尔底寺和赛赤寺判若两样。

  郎木寺,这座被誉为东方的小瑞士,又将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欢愉和感叹呢?

  2019.12.07

© zw.sximj.com  顺昌逆亡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