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星系迷航 >

泼辣的娘们_经典文章

  村里人都知道老七家的娘们李玉莲不好惹,气性大,属炮仗的,一点就炸,动不动就要拼个你死我活,强势的不像个女人。而且,据说,年轻的时候,李玉莲给老七戴了一顶实打实的绿帽,因此李玉莲在村里的风评很不好,就算不是潘金莲母夜叉,也差不多少。

  老七病怏怏,还窝囊,管不住李玉莲,背地里没少遭人嘲笑。

  李玉莲生了俩女儿,大女儿丽娜,二女儿丹丹。

  丹丹是鸡窝里的凤凰,早早嫁到了外地,生儿育女,日子过得算是红火。

  丽娜是李玉莲的心病,已经二十九岁了,不痴不傻,样貌也算清秀,可就是死活没嫁出去。

  李玉莲没生儿子,在村里没少受人挤兑,她憋着一口气,把翻本的机会全压在俩闺女身上,指望俩闺女给自己争点脸面,可现在大女儿就像是一条臭咸鱼,砸在了手里,还谈什么脸面,早就掉在地上踩的稀巴烂,抠都抠不起来了。李玉莲又羞又恼,恨不得昼伏夜出好避开那些明里暗里的风凉话。

  也有人给丽娜介绍对象,只是有的是丽娜看不上人家,有的是人家看不上丽娜。一来二去,丽娜就成了老姑娘,偏偏这个老姑娘自己还不急不躁的,这更让李玉莲寝食难安,甚至疑心丽娜是不是有病。

  其实以前,丽娜是谈过对象的,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,丽娜还把他领到家里来过。只是就在那一天,李玉莲和老七上演了一出恶战,俩人扭打在一起,不可分交,小伙子亲眼目睹了这一场好戏,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,然后就再也不见踪影了。

  此后,丽娜再也没提起他,就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,该干嘛干嘛,李玉莲也就没当回事。

  眼看丽娜快三十岁了,再不结婚生子就真的成了那秋后的蚂蚱,蹦达不了几天了。

  李北京治癫痫病最专业的医院玉莲无比悲哀的想,她这是上辈做了什么孽啊,男人不顶用,女儿不省心,里里外外都得操持……,她心里就升腾起一股又委屈又悲壮的情绪,当然,这情绪里还带着点“看,你们离了我不行”的隐秘快感。她决定出马,替闺女找一个后半辈子的依靠。

  前思后想了几天,李玉莲决定还是去她那个十来年没上门的亲妹妹家走一趟。当年,姐妹俩因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拌了几句嘴,谁都不服谁,正在气头上,李玉莲就嚷嚷着不认这个妹妹了,妹妹脾气也是犟,不认就不认,还怕了你不成,然后俩人就一直这样僵着,没想到,这一僵就是十来年。

  但不上门归不上门,毕竟是亲姐妹,又都嫁的不远,彼此的一举一动还是清楚的。李玉莲的这个妹妹,虽然脾气大的出奇,口碑也不好,但就擅长一件事,说媒,十里八乡出了名的。

  所以李玉莲决定去碰碰运气,运气好的话不仅能给丽娜找个主儿,还能顺便化解了姐妹俩的恩怨,一举两得。运气不好,顶多是热脸贴冷屁股,自己也没什么亏吃。

  挑一个晴好的日子,李玉莲逮了两只自家养的大公鸡,装了几十个鸡蛋,还割了几斤猪肉,买了几包点心,就骑上那辆破旧的电动车吱吱哑哑的上路了。

  二里地,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。

  对姐姐的上门,李玉莲的妹妹倒没表现出吃惊,她早就料到她这个姐姐会来求她。一听姐姐说这个事情,当下,她就啪啪的拍着胸脯说:“姐啊,你放心,咱们再怎么闹,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家人,外甥女的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,保准给你找个乘龙快婿,让外甥女吃香的喝辣的。”李玉莲激动的不得了,拉着妹妹的手,来回摩挲,姐妹情深的话说了一箩筐。

  果然半个月后,李玉莲的妹妹就给李玉莲打了个电话,电话一接通,就喜气洋洋的说:“姐啊,你托我办的事,成了,我可就等着喝喜酒了……”。当下,李玉莲细细的问了一遍,一听这叙述癫痫病的症状表现都有哪些个小伙子和妹妹同村,心里的那块大石头就啪嗒一下落了地。

  见面的日子定在三天后,李玉莲着急,怕夜长梦多,对丽娜威逼利诱,终于让丽娜点了头。

  见面当天,地址选在村里的一家小饭店,丽娜出了门,李玉莲也悄悄跟了去,一是怕丽娜临阵脱逃,毕竟这丫头不情不愿的,二是,她也想看看,这个小伙子有没有妹妹说的那么好。

  所以,当李玉莲远远的看见妹妹领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进了饭店门,又看丽娜也进去了,她就不声不响的走到饭店门前那条水泥路上,佯装路人,透过玻璃把那小伙浑身上下瞅了个遍。这一瞅,李玉莲就觉得这女婿选对了,看,这小伙,个子高,长的还周正,浓眉大眼的,身材也结实,看着就踏实可靠,不选他选谁?当下,李玉莲就在心里拍了板,就是他了,准女婿。

  没想到,丽娜不冷不热。李玉莲看到她这个样子,就气不打一处来,对着丽娜吼道:“真是皇帝不急,太监急,条件这么好的小伙到哪里去找,得亏有你二姨,才轮得到你,你还挑三拣四,真以为自己是仙女下凡啊,这次再不好好抓紧了,以后有你哭的日子。”丽娜不说话,眼皮都不抬一下。

  李玉莲发动二女儿丹丹来劝说丽娜,结果丹丹一上来就说:“娘,你就不要硬逼我姐了,我姐不想处就别处了,这事不能着急,得看缘分,强扭的瓜不甜……”,李玉莲气的七窍生烟,没等丹丹说完,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,手机甩的老远,破口大骂:“看看我这俩女儿养的,纯纯的白眼狼,一个个的,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!”骂了一阵子还不解气,跳起来摔了桌子上的一摞碗,才觉得心口的气顺了点。

  气顺了之后,李玉莲拍桌子决定哪怕是单枪匹马,也要让丽娜乖乖把这婚结了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,李玉莲把手头所有的活都扔在一边,专心致志对付丽娜,各种手段都用上,先来软的,后来硬的。软的就是讲道理,逮着药物治疗癫痫效果好不好机会就扯天扯地的讲一通,从自己多么不容易说起,中间穿插着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最后扯到国家政策甚至是女娲造人,宗旨只有一个,你,丽娜必须结婚,不结婚就是大逆不道,上对不起列祖列宗,下对不起父母爹娘。不结婚你甚至都不配做人,更不配做女人,女人就得结婚生孩子。硬的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,撒泼打滚,以死相逼。软硬兼施,几天下来,就闹的人尽皆知。

  丽娜终于扛不住李玉莲的猛烈攻势,掉了几大缸的眼泪,委委屈屈的答应了。

  此时的李玉莲就如一只打了胜仗的公鸡,摇头摆尾,雄赳赳气昂昂的穿过麦田,穿过菜园,碰到每一个人,都要停下来,大声大气的和人家打招呼,插科打诨,魔性的笑声传出去二里地。

  这年秋天,丽娜终于嫁了,大功告成。

  李玉莲的一桩心事终于了了,心里又踏实又落寞。踏实了就吃的香睡的好,落寞了就得没事找事瞎折腾。所以,李玉莲吃饱喝足就专盯着老七,找茬发泄。两口子打了一辈子架,打到现在越来越有默契,说是得心应手也不为过。

  通常都是李玉莲先发难,横鼻子竖眼,指天骂地,唾沫星子横飞,声音尖利如鬼哭狼嚎,老七嗓门小,声势不够高,但胜在条理清晰,语速又快又密集,如连珠炮般发射,也经常堵的李玉莲哑口无言。李玉莲吃了口头亏,气的暴跳如累,如一头母狼般,嗷一嗓子,扑向老七,连撕带啃,踢,抓,挠,十八般武艺齐上阵,打的老七如一条老狗,节节败退。

  这样的戏码,村里人看了几十年,早就看够了。他俩打起来,连只猫也不会来凑热闹。俩人寂寞的折腾一阵子,也就外甥打灯笼――照旧,偃旗息鼓,各自回家舔伤口。

  明眼人都看的清,李玉莲和老七就是那两股道上跑的车,走的不是一条路,但偏偏,你揪着我,我揪着你,揪打了一辈子,不死不休。

  这边李玉莲和老七打的“不亦癫娴病可以根治吗乐乎”,二里地外的丽娜似乎也过的“风生水起”。

  所以当妹妹哭天抢地的给李玉莲打来电话说丽娜出事了时,李玉莲一下子如五雷轰顶,呆若木鸡。

  丽娜自杀了,喝农药,发现的太晚,已毫无生还可能,一尸两命。

  李玉莲颤巍巍的走进挤满了人的房间,瞅了一眼肚子微凸,安静的躺着的丽娜,只一眼,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,就一头栽到在地。

  事实上,事出反常必有妖,李玉莲所看中的这个千好万好的女婿有严重的家庭暴力行为,当初李玉莲的妹妹其实是略知一二的,但在农村,男人打老婆的事情时有发生,并不稀奇,她也就没在姐姐面前提,佯装不知,给糊弄过去了。

  而外表安静如水的丽娜有好几年的轻度抑郁症。丽娜经常被打的皮开肉绽,她无力反抗,又无法诉说,到最后竟然用这种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李玉莲从来都是心高气傲的主,心高气傲了一辈子,她无比坚定地相信自己,相信自己的眼光。

  丽娜结婚,再一次证实了她的“铁腕”的厉害,她洋洋得意,沾沾自喜,她觉得丽娜是去享福了,就在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。

  ……

  醒来后的李玉莲,再也没有了剑拔弩张的气势,只会每天,从早到晚,像一摊稀泥一般躺在布满裂痕的水泥路上,用浑浊的眼睛瞅着路过的每一个人“呵呵呵”的傻笑,笑的人心里瘆的慌。

  人们想,李玉莲心里应该有恨吧,只是她能恨谁呢,恨谁,丽娜也活不过来了。

  或许她疯了对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,不疯,那些剜心挖肺的痛,会在余生,无数个晨昏里折磨的她死去活来。

  疯疯癫癫,糊里糊涂或许会疼的轻一点吧。

  哪怕是轻一点点,也是她再好不过的出路

© zw.sximj.com  顺昌逆亡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