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惑星世纪 >

采玉石的故事

  假日里,去岫岩考察玉石是我最大的愿望。开始,央求老公开车去,他迟迟不动。等我和朋友去,费九牛二虎之力,把买的玉石搬回家,他感兴趣了,“真好,哪天我和你好好考察。”
  
  雨季里,我们满怀对玉石的向往和冲动,开车驰往岫岩。这一天,老天眷顾,没有下雨。
  
  到了岫岩,走进市场,柜台上玲琅满目的玉石绊住了我的脚步。
  “你来做什么来的,不是要考察吗?买急什么,弄清楚了再买。”老公一再提醒我。
  我相信自己的眼力,一块半羞半掩的白皮玉石经一番讨价还价,我捧回了。对于它的成色,老公怀疑。那就问问明白人,吃饭的间隙,两个做玉石的人坐在我们身边,我让他们帮鉴定一下,他们看了,扔出一句,“假的,这样的玉石白给我们也不要。”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我疑惑了,我和玉石的距离还有多远?好在买的便宜,不打不相识。
  这回,我心诚悦服随老公沿边考察了,已是下午两点。
  去岫岩哈达玉石矿需要三十多里,鞍山玉佛苑世界最大的玉佛就来自那里,听患上羊癫疯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吗?说,最近又挖出比那更大的玉石,运不走,矗立在山上,更增添了我们的兴趣。
  沿途,两岸连山,一条宽阔而湍急的河流蜿蜒相伴,玉器厂、玉器店分布其间。太美了,我目不暇接,一会儿看风景,一会儿看路边堆积的玉石。如此绵延,我们产生了好奇,车停在河边一个玉器厂,我们走进去。店里,两个淳朴的乡村女人带我们看路旁堆积的玉石,介绍玉石的成色。“岫玉分硬玉和软玉,硬玉密度大,击不碎,软玉密度小,不抗击打,总的来说,玉的颜色越深越好。”她们边说边做示范,击打,果然如此。看路边做完成品丢掉的边角余料,我直可惜,这玉利用好还能制作各种精美的小件。女人说,手工太贵,如果不是上等的好玉,不再加工。
  
  “咦,这河里有玉石吗?前几年,耳闻人们沿着河找玉石,是真的吗?”我好信问。
  “是真的,这不,我前段时间还去河里找了几块河磨玉。”女人说着,从她房间柜子地下为我们掏出几块用水泡着的河磨玉来。这玉外表像石头,外行人是分辨不出来的,只有祖祖辈辈和玉生长的人才能慧眼识真。“开玉器厂的哥哥看我可癫痫专业治疗的医院伶,把他老玉的边角余料都给了我。”女人边说,便又给我们掏出一堆用水侵润的黄白老玉。据说,化学成分与新疆和田玉一致的黄白老玉已稀少可见,这些年价格飞涨,玉料每斤达万元。
  车行驶在河流宽阔处,对岸山势险峻,眼前河石大面积袒露。我们不由来到河边试着寻找孕育天地灵气的宝玉。在众多卵石中,偶尔会有不规则的小块玉石,放在水里,一汪水的绿垂涎欲滴。这大概是玉石厂不要的废料冲刷下来的吧?沾着玉石品性的石头敲起来铮铮的硬,本该清清的河水沾了点开发的灰尘有点浑,但仍不失青山秀水的本色。赤足在水里,我异常兴奋,回归自然天性的舒适,谁能令我长久?携着爱人的手,那感觉,天长地久。
  “如果春天的时候,携友来这里,那敢是好。”朋友一句提醒了我,当今,人们的审美趋于雷同,都追逐门票高昂的人文景观,其实,最美的风景往往在僻静处,人们熟视无睹。
  想起了孔子对弟子关于理想的发问。
  “曾皙曰:‘莫春者,春服既成。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’夫子喟然叹曰:‘吾与点也!福建癫痫病医院’”
  最高的理想,最美的生活即在此中矣!这美景,我如饮仙酒摇摇欲醉。
  车继续行驶,在哈达镇最靓丽的玉石厂前停下,俯身脚下,都是成色好的大块玉石。我们正琢磨着这毛玉石扒了皮还会有几分成色,一个美丽的女孩从展厅出来,对于远方的来客,她微笑着联系老板。老板来了,个子不高,憨厚优雅。我观赏展品之际,老公把自己的想法脱出:“想看看毛玉石扒出来的样子,如果好,买两块。”老板当即应允:“行啊,你挑,扒出来,你不要,还是我们的。”老板安排两个年轻人为我们办,又忙其他了。年轻人告诉我们,这是哈达镇最早最大的玉石厂,老板曾是校长,做事精益求精。展厅里,每件玉品都玲珑剔透,可爱至极,我翻过千山万水,还没有见过这样精美的玉件,我用相机拍下了几件展品。
  哈达厂两个年轻人带我们参观了玉石厂,领我们走进玉石雕刻车间。工人们专注工作着,一个工人一件,雕刻着一人多高的玉件。年轻人告诉我,这里每个玉件工人都要耗时三年以上才能完成。这令我目瞪口呆:“那这成品玉要卖多钱?”“工人工钱百万,玉成本几百万湖北看癫痫病哪家效果好,我们厂赚10%利润。”走近玉石挑选,发现没有远观那么好了。这是咋回事?年轻人宛然一笑:“展厅的玉件都是这些毛坯玉料做的,玉不琢不成器,磨出来就好了。”我恍然,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”天天挂在嘴边,而玉石就在眼前,我却不知道它成器的道理。
  走出玉石厂,夕阳西下,我坚持继续前行,看山脚下新挖出来的最大玉石。车在坑坑洼洼的小道艰难行驶,走入开发玉石的山脚,河水阻流,前方好像没有了路。如果天早,我们会信步而去,无奈天色已晚,走到山里也许漆黑一片。我决定,放弃此行,车回转。回转狭窄的路上,泉流奔涌,玉石在溪流路上处处可见。我看到前面越野车上的人下车捡玉石了,我也下车,从隐约可现的水流中抠玉石,一会儿,就捡了满满一手,想必那盈盈的绿玉石放在鱼缸里别是一番风景。
  “大林,小林,别捡了,太阳要出来了。”老公想起了捡宝的故事,坐在车里加劲喊。
  谁能想到呢?这里有鲜为人知的另一个天地,相对于嘈杂的世界,这里还有些蒙昧的原始呢!而这,不正是它最美丽之处吗?

上一篇: 花簇美人树 下一篇: 简单明了
© zw.sximj.com  顺昌逆亡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