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惑星世纪 >

[传奇故事] 花炮王

  筹划亮绝活
  
  1944年6月的湖南浏阳城。
  
  在这个闻名中外的花炮之乡,现在是一片死寂,花炮作坊全都关门歇业了。可是,一年一度的浏阳花炮会马上就要到了。日本鬼子为了掩盖他们侵略的罪行,强令各家炮坊在阴历六月廿三花炮节这天都要参加,还要当场评选出浏阳花炮王。然后,再在八月十五中秋节之夜由花炮王领头举办一场烟花大会,燃放浏阳最大最美的烟花。
  
  日本鬼子这么做的目的谁都心里清楚,他们的战地记者要把这个活动拍成新闻片播放,以蒙骗世人。
  
  为了防止这个盛会流产,日本兵在每家花炮坊都扣押了一名人质。
  
  浏阳城一共有33家花炮坊,这些当家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,一时束手无策。就在消息出来的当晚,他们全都不约而同地来到花炮行会会长李四成家商量对策……
  
  李四成六十出头,他为人正直,行事公正。前些年他的胞弟李志远犯了行规,被他剥裸了上身,将五千响“二踢脚”缠在身上,在各炮坊当家面前施了“炮刑”。这回,打大家进门后他就一直在听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,自己却不开口。
  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r>   大家的心里都敲起了小鼓鼓。按李四成的脾气,就是宁肯掉脑袋也不会向鬼子屈服的,怎么现在他却不发表意见了呢?一时,室内的空气沉闷了起来。
  
  这时,李四成说话了:“六月廿三本来就是我们传统的花炮会,在这天办花炮会怎么会丢脸呢?我看,那天大家都要亮出自己的绝活儿,别让鬼子小瞧了咱们浏阳花炮!”
  
  这话一出,众人有些吃惊,但会长发话了,大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  
  等众人一走,儿子大虎立刻气呼呼地嚷开了:“爹,咱们的绝活儿,是给咱中国人瞧的。为鬼子摆好看,咱怎么丢得起那人?”
  
  大虎性子刚烈,尽管扣在鬼子手里的是他七岁的儿子虎头,他也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。
  
  李四成淡然一笑说:“要救鬼子扣的人质,只有依了鬼子。要骂,就由人骂去吧。这届浏阳花炮王照例还得爹来做,不能旁落他人!”
  
  见父亲拿定了主意,大虎又气又恼,狠狠地一跺脚走了开去。
  
  “花炮王”易主
  
  转眼就到了六月廿三。
  
  这天晚上,浏阳城里的居民都癫痫病人能做磁共振吗来到城中校场。校场中央,雪白的石灰划着三十三个大框,三十三家花炮坊各带着自家制作的花炮立在指定的框里。正中位搭置着个台子,上面坐着鬼子的头头脑脑。
  
  一个翻译在台前尖着嗓门声嘶力竭地嚷道:“皇军说了,为了大东亚共荣,今年的花炮比赛要格外隆重。皇军用十六两纯金打了个金灿灿的金牌,奖励本届花炮王!现在,比赛开始!”
  
  各家炮坊相继燃放出了自己制做的花炮。一时间,“穿云箭”嗖嗖飞窜,“飞天鼠”爬高伏低,“旱地龙”骄骁不群,“奇声炮”虎啸龙吟……整个夜空中,异彩纷呈,绚丽夺目,奇声迭起。一大帮鬼子像鹅一样伸长脖子,看得发痴。
  
  看看时候差不多了,李四成冲大虎一点头,大虎心领神会,将一辆小车推到场中。只听“噼”一声锐响,一枝臂粗的炮仗,拖曳着亮丽的火花,直向夜空窜去。那火花渐渐形成个漏斗状,愈来愈大。一直窜到数百米高空,尾部的火花差不多有一丈见方。紧接着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夜空中炸出个炽如烈日的大火球,跟着大火球迅速分开,变成万千个小火球,各拖着亮丽的尾巴,向四面八方散开,开成璀璨的花树。高空中“噼啪”声不绝,火花火球交错辉映,壮丽非凡……
孩子头痛性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  
  李四成又当上了花炮王。翻译官一边把金牌往李四成手里塞,一边说:“从今晚起,你一家大小就住到皇军军营里,皇军天天给你们好吃好喝。等你八月十五为皇军放了花炮后,还另有重赏。”
  
  李四成一咬牙,伸手正要接金牌,突然边上有人阴阳怪气地说:“他会的我全会,我会的他却不会。凭什么他当浏阳花炮王?”
  
  李四成心里一沉,回头一看,只见身后立着个竹竿样瘦长的人,不是胞弟李志远还能是谁?
  
  李志远没学好,年轻时染上了吸食鸦片。自从他嫌兄长碍手碍脚后,便自立门户,也打出了“李记花炮坊”的招牌。毕竟是一母同胞,李四成对他忍让有加。有一年,一河南客商订了近千箱花炮,因为量大,每家炮坊多多少少都分到了份额,可李志远因为抽鸦片,缺少了购买原料的本钱,他便自作聪明地偷偷在花炮里加了很多黄泥,结果自然是燃放不出效果。
  
  客商发现质量有问题后上门问罪,并发下狠誓,再也不买浏阳花炮了。作为会长,李四成当然要将事情查清楚,结果,查来查去发现是胞弟李志远坏了浏阳花炮的名声。李四成没有姑息迁就,而是按家法处了兄弟“炮刑”,又依行规将他逐出癫痫可以根治吗行会,终身不准再制浏阳花炮。从此,兄弟俩便形同陌路,不再制作花炮的李志远没几年就把家当败了个干净,最终妻离子散,成了“孤家寡人”。不过,也有人发现,李志远这段日子一直在琢磨并研制几乎在浏阳绝世的花炮技艺,没人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?
  
  此刻,李四成厉声责问李志远:“你早被逐出花炮行会,不准再制花炮了,你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?”
  
  李志远懒洋洋地说:“现如今是皇军的天下,这旧皇历早该翻了。嘿嘿,你弄得我人不人、鬼不鬼的,现在我逮着这个机会,要好好地活得像个人!”
  
  见兄弟二人在争吵,当头的鬼子大佐便问翻译官:“他们,什么的干活?”
  
  翻译官对李四成兄弟俩的事倒也清楚,便点头哈腰地做了一番解释。小鬼子听了哈哈大笑:“中国人的,兄弟俩的,好的,好的!让他们的斗。”
  
  一听鬼子这话,李四成急了。他突然放缓语气说:“志远,你让我这一回,回头我把这金牌送给你就是了。”
  
  没想到李志远嘴一撇,根本不领情:“哈,知道花炮王的头衔保不住了,害怕了?”
  

© zw.sximj.com  顺昌逆亡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